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党徽-财运和阴阳宅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190 次

明末横塘一带富庶富有,出产的鱼米茶叶,瓷器丝绸远近驰名。特别瓷器烧制工艺登峰造极,巧夺天工。各地客商贸易往来十分一再,巨细商号树立。其间冯记商号的冯天魁手法了得,敏捷强大。恰逢担任御用贡品的叶家商号犯完事,冯天魁趁霸术了这个优差,着实挣了银子。

冯天魁财大气粗,嫌老宅不足以和他的身份匹配,就在城南新建了一所大宅。门前碧波荡漾,西南遥对一峰。可谓山清水秀,一看便是纳财进宝的地点。择了个黄道吉日,冯天魁带着家眷连同下人奴隶百余口搬进新居。没想到冯老太太体弱经不住劳顿,竟然犯了痰症,当天夜里就逝世了。喜迁新居的宴席改成了送殡的丧宴,冯天魁感到大大的倒霉。

这时,商号里却做成了一笔前所未有的大生意,京里新就任的大班陈大人仓促赶来,为太后寿诞收购。陈大人面如美玉,仪容丰美,尽管年少,却甚是懂得为官敛财之道,与冯天魁一拍即合,各取所需。

单这一笔生意足以挣回新院子的花费,冯天魁破涕为笑。

可是,冯天魁没想到这仅仅是个开端,后边的事越发古怪。过了几天,小妾玉翠好端端的无故疯了。冯夫人只生养了一个女儿,目睹女儿都招了夫婿,却再也不见有孕。冯天魁为了开枝散叶,连续子嗣,这才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了玉翠。没想到天不从人愿,玉翠偏偏又得了失心疯。

玉翠疯疯癫癫,大晚上一个人在院子里摆酒赏月,对着空座位一再劝酒,如同坐着看不见的人似的。

冯天魁问她与何人喝酒,玉翠笑嘻嘻地说:“和鬼门关判官,还有一众鬼差。他们就住在家里啊,天天在这儿升堂办案。”

冯天魁不定心,暗里找风水先生相看。没想到请遍了横塘的风水先生,异口同声都说这儿藏风聚气,是个纳财进宝的吉宅。既然是吉宅,怎样会连续出事?玉翠口口声声说的判官鬼差又是怎样回事?冯天魁百思不得其解。

2.聚财阴阳宅

这日刚到内宅,就听见玉翠房里忙乱喧嚷不已。冯天魁进去一看,本来是玉翠狂性大发,口口声声说判官拿着生死簿,勾去了小姐姑爷的名字,怕是活不成了。冯夫人听得惶惶不安,央求道:“老爷,旧宅尽管浅窄,倒也住得下。自搬到这儿就一再出事,咱们仍是搬回去吧!”

冯天魁听了,脸色一沉,道:“这儿是可贵的风水吉宅,你不要信口胡说。玉翠现已疯了,一个疯子的话怎样信得?”

冯天魁自有他的方案,自从搬到这儿,冯记商号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其他商号望尘莫及。他怎样舍得搬离这儿?

正闹哄哄的没个开交,家丁鬼催着相同跑进来,气喘吁吁道:“老爷,夫人,欠好……欠好了!小姐和姑爷去法华寺上香,路上遇到劫匪,被歹人劫了去。现鄙人落不明,生死未卜。”

冯夫人一听,马上晕了曩昔。玉翠惊骇地抱住头,大叫:“死了,必定是死了!判官又来拿人了,不要拿我,不要拿我!”

冯天魁三伏天如置身冰窖相同,浑身战栗。

冯府正在人仰马翻之际,陈大人却从京城赶来。一见冯天魁就大声道喜,本来皇上要广选秀女,充分后宫。不用说动用之物也要大举大班,这可是个搂钱的绝好时机。冯天魁闻之大喜,但一想到家里人口不宁,女儿女婿生死未卜,喜气就打消了多半。

陈大人见他愁眉苦脸,笑道:“冯兄的商号可谓日进斗金,不用三五年,不怕没有石崇之富,怎样郁闷不乐?”

冯天魁将原因一说,苦笑道:“短短几个月,家母病逝,贱妾疯癫,女儿女婿生死未卜。三五年之后,焉知我冯家还有没有人在?”

陈大人听了,纳罕道:“竟然有这样怪事!京中有个铁口神算石半仙,凭着祖上传下来的宅局葬经为人看宅相地,神算百出,何不请来看看?”

冯天魁如得了救命稻草,急速央求陈大人周全此事。陈大人满口答应,本日差人回京,务必将石半仙接过来。

御用贡品没有筹办就绪,石半仙就赶来了。这石半仙须发皆白,精力矍铄,按例在冯府走了一圈。看完允许道:“吉宅,是个可贵的纳财进宝地。”

冯天魁一听,匆促道:“老神仙,这宅子聚财是端的了得,仅仅人口不宁,它纵能聚得全国金钱,我也无福消受啊!”

“院子并无不当之处,咱们去外面看看吧!”石半仙捻须道。

冯天魁急速领路,一行人找了个登高望远之处。放眼望去,独峰入云,水环玉带。冯府新宅正在明山秀水之间,怎样看都是风水宝地。石半仙细细检查,遽然脸色大变,骇然道:“本来是判官聚财阴阳宅,我只在宅经上看到过,没想到世上竟然真有这种风水!”

这话正对上玉翠说到的判官,冯天魁知道石半仙找到了关键地点,急速诘问怎样回事。

“你们细心看,那座山峰像什么?”石半仙先不说怎样回事,只让他们看西南的山峰。冯天魁细心一看,不由脸色大变,惊诧不已道:“帽子!鬼门关判官的帽子!”

那座山峰上窄下丰,高出两峰相对屹立,锥子一般。平常并不留意,但细心一看就能发现身份证号大全游戏注册和戏文里鬼门关判官戴的帽子极为相似。

石半仙允许,道:“这座山峰酷似判官帽,山形又避阳取阴。冯府院子刚好在其笼罩之下,就相当是森罗殿前判官收冥钱的当地,这在风水上叫做判官聚财。你在阴宅冥贵寓建院子,这就成了聚财阴阳宅,是个能得全国富有的当地。所以你们冯记商号才会财源滚滚,势不可挡。但凡事有得有失,你活人住阴宅,纵然敛尽全国之财,惋惜无福消受啊!”

3.破解之道

“先生真乃神人,请救救咱们一家老少!”冯天魁心服口服,连连央求。

石半仙道:“这个不难,另择一处院子,放弃这儿不住,也便是了。”

冯天魁哪里舍得这天大富有,不由面色赧然:“请活神仙周全个法子,怎样能分身才好。”

陈大人也在一旁赞同:“人生在世,功利领先,岂有乐意拱手相让这天大富有的?石神仙你好歹想个法子,帮人帮到底。”

石半仙为莫非:“方党徽-财运和阴阳宅法倒也有一个,仅仅终究是逆天而为,怕是不当。”冯天魁听了大喜,马上承诺黄金百两相酬。石半仙想了想,掐指一算,道:“三天之后是冥府点检鬼卒的日子,你速预备五千瓷人,须得神态各异,烧制上名字八字。我替你点穴深葬,这就顶得上你冯家生生世世的后代后人了。记住,必定得是瓷人,木人腐朽,铁人锈渍,惟有瓷人才干长存。”

冯天魁如得了救命符一般,连连允许。

陈大人忧虑道:“进贡的瓷器还没烧制出来,这五千瓷人既要神态各异,又要烧制上名字八字,工程浩大。只要三天时刻,来得及吗?”

冯天魁笑道:“这个却不难,我必定按期赶制出来。”本来冯天魁除了日常供货的瓷器烧制厂,暗里还还有一队工艺高明的工匠。

三天很快曩昔,陈大人早早来到冯府,冯天魁预备的瓷人尚有一部分没有运到。石半仙预备好黄纸、朱砂、罗盘等用具,单等着五千瓷人到齐。不一会儿,最终十盒罗列规整的瓷人运到了。这些瓷人尽管高不过尺许,却是男女老幼都有,形状传神,背面各有烧制上的名字八字。石半仙并不急于点穴下葬,而是逐一看那些瓷人背面的名字八字。

冯天魁道:“老神仙请定心,这些瓷人的名字八字尽管是胡乱起的,却肯定没有重复。我一家性命在此,岂敢儿戏?”

石半仙但笑不语,让冯天魁摸不着头脑。石半仙细心翻检,不时挑出一个瓷人放在一旁。又挑出几个,一起呈给陈大人。陈大人接过来,这时侍从递上一片花瓶碎瓷。陈大人细心比较,脸色越来越凝重。冯天魁暗叫欠好,可是现已晚了。

“冯天魁,这片满意瓶残片你应当眼熟吧?瓷人上的笔迹竟然与残片上的笔迹共同,你有何话说?”陈大人冷冷道。

那片碎瓷正是满意瓶残片,由前不久犯事的叶家商号经办。这种满意瓶以男女合欢的秘戏图图为造型,党徽-财运和阴阳宅多是供皇上在寝宫把玩。有次侍寝的妃子无意中打破了,没想到内壁上竟然有字。皇上一看,竟是他与皇后的名讳,被以巫术狠毒咒骂。皇上吃一惊,将别的几只满意瓶摔碎检查,公然又找到两只要字的。皇上龙颜大怒,将担任收购的大班王大人连同叶家一族,满门抄斩。

4.风水人心

瓷人上呈现了与满意瓶相同的笔迹,冯天魁心底忐忑,面上却佯装镇静自若:“笔迹相仿也是有的,大人此举岂不是疑我吗?”

“那瓷人神态传神,与满意瓶上的合欢男女较为神似,你又怎样解说?”陈大人逼问。

“匠人手笔,多是相似的。”冯天魁盗汗直下,兀自强撑道。

陈大人冷笑一声,道:“把人带上来!”

这时差役押着一队烧瓷工匠进来,其间一个瘦弱的男人被打得遍体鳞伤。差役一松手,马上扑倒在地上。冯天魁一惊,陈大人竟然派人私自盯梢他的家丁,找到了那个烧制作坊。这男人正是当地妙手制瓷的一脉传人,拿手利坯。利坯是将定型的坯磨精心打磨,瓷壁越是润滑纤薄,就越宝贵可贵。这在瓷器烧制工是最见功夫的一道工艺,须得拿捏精准,否则过薄的没出窑就成了残品。

这男人气味弱小,供认不讳,那些带字的满意瓶正是冯天魁让他烧制的。他按照冯天魁的叮咛,在利坯时将满意瓶打磨得很薄。特别瓶上佳人腰肢与手肘处,更是薄如蝉翼。这样烧制出来的满意瓶看似没有问党徽-财运和阴阳宅题,但极易破损,拿在手里重复把玩就会碎裂。冯天魁将这几只满意瓶混入贡品里,以此栽赃叶家商号,好取而代之。

冯天魁听了,一时面如土色,知道铁证如山,再也无法狡赖了。

这时玉翠从内宅出来,服饰整齐,神智清醒地参拜陈大人。冯天魁指着她,惊诧道:“你,你……”

“她是京党徽-财运和阴阳宅城万花楼的小玉姑娘。”陈大人看他一眼,冷冷道。

本来这一切都是陈大人一手组织。得知冯天魁要纳妾,就让小玉混进冯府。党徽-财运和阴阳宅他筹措很多银两,以各种手法让冯天魁的商号赚去,然后让小玉装疯,分布关于判官的说辞,一起调遣差役,乔装成劫匪掳走冯天魁的女儿女婿。他挖空心思营建这种情况,然后便是石半仙进场,借化解阴阳宅为由,引出五千瓷人,这才找到依据,观察满意瓶的本相。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冯天魁不解地问,“哪一笔买卖,我不是让你赚得盆满钵溢?你为什么要和真金白银过不去?”

陈大人看他一眼,道:“现在无妨通知你,上一任被满门抄斩的大班王大人,正是鄙人的恩师。我深知恩师与叶家都不会做这种自作自受之事,后来见你竭力替代叶家,就猜疑是你做的四肢。现实公然如我所料,说起来还得感谢你的贪婪成性,这才让我的方案得以顺利完成。”

“这么说,阴阳宅,五千瓷人都是假的?”冯天魁张口结舌,懊悔道,“我被你们骗了,我的院子本来就没有问题,是个纳财进宝的地点!”

“世人都迷信风水,哪里知道风水其实是人与六合的感应。不管造坟建宅,都应以积德为本,彼此耳濡目染,肯定不是随意找块地建宅埋骨那么简略。”石半仙面色戚然,长叹道,“你心里只要金钱二字,便是住在龙脉仙界的风水宝地上,也只能是不得安定的阴阳宅啊!”